筆趣閣 > 我在漫威開金手指 > 第1章初至

第1章初至


        作為一名二十一世紀的有為青年,新時代四有大學生,戴大為發現自己突然出現在一處葬禮的現場,而且還從將要步入社會的有為青年變成了十幾歲的小正太,年輕了十多歲。

        這是什瞄情況?

        不明白發生什么的戴大為只得悄悄的打量著四周,以靜制動。

        規整的墓碑,綠樹成蔭的道路以及統一著裝精致的工作人員,無不表明這是一處頂級的墓園。

        雖說是炎炎夏日,但身處園中卻清風陣陣,感不到一絲的悶熱,不愧為頂級的墓地。

        然而戴大為卻感覺不到任何清涼,只覺得身子無比的燥熱,恨不得立馬沖進水池里,好好壓抑一下自己煩躁的心情——任誰一睜眼醒來后卻發現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周圍都是高鼻子、藍眼睛的外國人心情恐怕都不可能平靜下來吧?

        有違常識的改變讓本有些暴躁脾氣的戴大為老老實實的跟隨著葬禮進行的節奏行動,沒有絲毫的不耐,甚至就連額頭上的汗水也不曾擦拭下去。

        本以為這是某個惡搞類的綜藝節目,暗地里有無數臺攝像機記錄他出丑的瞬間,但是看著縮小一圈的小手以及已經用眼睛掃視無數遍卻根本沒有找到的攝像機,戴大為已經有了不好的推測。

        他恐怕已經成為穿越大軍中的一員了~

        只是不知道穿越到了那里?

        戴大為再次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戴大為現在的位置十分的巧妙:即處在所有人都能觀測的位置,又可以很容易的觀察到整個葬禮的進程。

        這場葬禮大概是為穿越過來的這具身體的至親準備的,不光他的位置如此的巧妙,完全是葬禮的中心,更不要說在場的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戴大為了。

        再聯想一下作為一名孩童卻沒有監護人陪伴左右,不難想象出墓里埋葬的是什么人了——或許父母雙亡大概就是穿越者的標配了吧~

        作為這場葬禮另一名主角,戴大維穿著合體的小西服站在墓碑前,如同木偶人一樣,不斷的回應著來賓的問候。

        說是回應,已經算是抬高他了。

        戴大維根本聽不懂別人在安慰他什么,只是在有人拍他肩膀時,裝作悲傷的閉上眼睛,低下頭顱,一句話也不說。然后在心中默念一聲mmp,靜靜的數五個數就算完事。

        但是在大人的眼里看起來就顯得這孩子是因為突逢大變而有些悲傷了。

        很快,牧師上前,開始捧著一本書準備講話。

        人群很快便安靜了下來。

        戴大為也豎起耳朵,努力的聽牧師的講話,以便知曉一些信息。起碼,要知道他到底來到了哪里。

        不過很明顯,戴大為有些高估自己的外語水平了。

        戴大為很悲哀的發現,牧師說的話他一個單詞都沒有聽懂~

        本以為牧師的語速會慢,即便是他這個學渣也可以從中辨別出一兩個單詞,然后分析出一些信息。

        然而,即便是牧師的語速已經照別人慢多了,但從初中到大學英語從來沒有及過格的他,依舊聽不懂牧師在講些什么,只覺的牧師講得抑揚頓挫,像朗誦一樣,聽的戴大為昏昏欲睡。如果還不是不明白自己怎么詭異的來到這個地方,恐怕戴大為早就以天為被,以地為席了。

        這年頭,竟然連穿越都需要高學歷?戴大為有些無力地吐槽道。

        很快,葬禮就在在戴大為的忐忑心情中結束了。

        聚集的墓碑前的人群也逐漸散去。

        戴大為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接下來要干什么?萬一出現什么差錯,豈不是很糟糕?

        莫非我要在這里一直站到晚?

        看著周圍的墓碑,戴大為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很快,戴大為就不需要煩惱了。

        不一會,一名頭發灰色的中年大叔便溫柔地半跪在了戴大為身前,撫摸他的頭頂。

        戴大為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聽說外國好像很開放?

        幸好戴大為即使地想起來此時的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并不是成年人,因此才強忍著沒有一拳打出去。

        那名正在‘含情脈脈’地撫摸戴大為頭部的中年大叔并不知道他面前這位的心理歷程,嘰了咕嚕的對戴大為說了一番鳥語,看那神情,多半是在安慰他,然后便拽起了戴大為的‘小手’,朝著墓園外面走去。

        戴大為悄悄的瞄了一下四周,發現并沒有人露出吃驚的表情,知道牽著他的人大概就是他的法定監護人了。于是便沒有反抗,順從地跟著他走了出去。

        走出陵園,那個中年人將他送到一輛轎車的后座上,然后自己走到前面,開啟了車子。

        戴大為有些揪心,他根本不知道他將被拉到哪里去,也根本不知道未來會有什么在等待著他。只能麻木地坐在轎車的后座上,扮演一個乖乖的孩子。

        車子停了下來,戴大為透過車窗,觀察周圍。

        這是一處別墅,別墅前面有一個圓形的水池。

        那個中年大叔從司機的位置上走了下來,替戴大為開開車門。

        戴大為靦腆的走了出來,站在車外。

        戴大為奉行敵不動,我不動的策略,緊緊的跟著中年大叔的步伐,他停他也停,他走,他也走,就這樣,來到了別墅當中的一處臥室里。

        中年大叔轉過身,半蹲了下來,雙手扶住戴大為的雙肩,又是一頓嘰里咕嚕。

        你在說什么?咱可以換中文嗎?這番語,咱是真心不明白呀~

        戴大為強忍著沒有說出來。他怕一開口,便會出錯。

        良久,見戴大為沒有反應,中年大叔只好長嘆一口氣,說了一段簡短的話語,便拍了拍戴大為的肩膀,落寞地走出了房間。

        ‘咔噠’

        房間的門被中年大叔輕輕的關上了。

        戴大為有些愣愣地聽著關門聲,有些迷之尷尬——大叔,我是真心聽不懂,不是不給你面子啊~

        愣了好一會兒,戴大為才反應過來,這就是他以后生活的地方了~

        環視四周,整個房間以簡約為主,看上去十分素雅,可謂是低調奢華的典范。再結合一路上的見聞,可以肯定,那對沒見過的父母大概是給這具身體的主人留下了一筆可觀的財產。

        看樣子以后會生活不錯,可以享受一下**的資本世界了~戴大為有些美滋滋地想到。

        戴大為努力的回想:不都是說這種男女情況下穿越后都會獲得前任的記憶嗎?為什么我沒有?

        奈何,任憑戴大為如何回憶,也想不出關于這具身體的任何記憶。

        “唉~”

        看來他是不會有收獲了~

        既然如此,那就隨遇而安吧。起碼穿越這件事也是一個小概率的事件,起碼比買彩票難多了。

        戴大為只能這么的安慰自己了。

        戴大為左右看看,門已經被關上了,臥室的位置位于二樓,窗外是一片園林,不會有人觀測到他,便連忙脫下外套,撲在了床上。

        “喔~”

        陷在床里的戴大為舒爽地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爽快的低吟聲。

        站了一個中午,又累又渴,還不能出聲說話,這簡直是折磨啊~

        昏昏沉沉間,身心疲憊的戴大為便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睡著了,完全沒有了探索周邊的勁頭。

        沒辦法,他實在是太累了,身累,心更累。

        (本章完)

  http://www.hckvcf.icu/53_53784/166944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ckvc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bar.com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 南宁麻将规则图解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nba现役得分榜 快乐8靠谱吗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下 快乐8走势图表 浙江体彩6 1历史开奖号码 淘宝网赚论坛 河北排列7最高 2020今晚特马结果全年资料 笑傲股市直播室胡老师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足球简笔画图片 上海选四最新走势图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